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党务动态 > 廉政建设 > 正文
武汉市三医院“拆线事件”医生被停止职业资格
来源:十堰市人民医院 日期:2011/12/8 11:12:00 人气:
   仙桃小伙小曾不慎割伤手指来到医院缝合伤口,因无法付足医药费,在争执过后,医生应小曾及同伴的要求,将缝合好的手指又拆了线。此事引起社会各界强烈关注,事发医院武汉市第三医院经过充分调查后认定,报道事实准确,并对当事医生做出停止职业资格,离开临床岗位,深刻检查,并给予行政记大过处分。该院相关负责人昨日看望了小曾,当面赔礼道歉,后又来到本报表示,无论患者如何要求,医生拆线都是不对的。
  院方作出处理意见
  当事医生被停职行政记大过
  武汉市第三医院副院长陈禹潭昨日表示,看到报道后,院方十分震惊。这是该院成立136年以来,首次出现医生将患者刚缝好的线再拆开的案例。经过院方调查,他们确认事发时手术室内有两名医护人员,分别为主刀医生贺某和一名护士。经证实,当晚手术后,小曾的工友和两名医护人员为医药费起了争执,双方情绪都有些激动。
  陈禹潭说,负责手术的医生贺某今年42岁,已有十几年的从业经验,但事发时,贺医生不够冷静,擅自同意对方要求拆线。“患者不冷静可以理解,但医生的做法实在不妥。正确的处理方式是向总值班室汇报,由当天的值班领导统一安排,而院方绝不可能同意拆线。”事实上,医院一直设有救助机制,对有困难的患者,只要当地政府出具一份证明,就能享受到医院的减免政策。
  陈禹潭强调说,此事给医院带来了不可估量的影响。昨日,院方作出处理意见:“当班医生贺某在对患者手术后又予以拆线的行为是错误的,性质严重,医院决定对贺某立即停止职业资格,离开临床岗位,深刻检查,同时给予行政记大过处分。”
  陈禹潭称,今年是该院“文化建设年”,此事给医院同仁敲响了警钟。他们今后将加强医德教育,杜绝类似事件发生。
  院方登门道歉
  伤者婉拒院方免费后续治疗
  昨日下午,武汉市第三医院几位负责人来到小曾打工所在的饭馆,给小曾送去慰问品,并诚恳致歉。
  对于院方的道歉,小曾表示接受。院方表示愿意免费给他提供后续治疗,但倔强的小曾婉拒了这个提议。小曾说,每天步行至饭馆附近的小诊所,打打消炎针就行了。右手受伤,小曾短期内无法工作,生活上也处处不便,还需工友们帮忙照料。工友们说,他们原以为小曾只是轻微割伤,没想到现在手指能否完全恢复都成了问题。
  手指虽被割伤,还经历两次缝合,小曾虽是家中独子,但怕家人担心,一直未敢告诉父母。昨日中午,小曾远在仙桃的父母在看到本报报道后,匆匆赶来探望,想带他回家养伤。情绪低落的小曾说,他现在最想回家,在老家打针也比较便宜。
  饭馆老板周先生很为难,他说,本来是个意外,却弄成这样,也不知怎么跟小曾的父母交代。目前小曾的医药费由周先生支付,他表示将尽力帮助小曾的后续治疗。
  卫生主管部门:医生拆线极为不妥
  武汉市卫生局医政处一名负责人对本报的监督表示感谢,昨日医政处得知此事后,立即责令武汉市第三医院认真调查,严肃处理,落实整改政策。
  该负责人表示,无论医患双方如何争执,沟通如何不快,医生遇此事应立即向上级汇报。而无论患者如何要求,对于已经缝合好的伤口,医生都不能拆线,这种行为极为不妥,性质严重。反复缝合只会加重手指的损伤程度,给伤者带来二次伤害。医政处会时刻关注医院的调查进展。
  院方解释收费:愿意配合调查
  小曾在武汉市第三医院缝合伤口,医疗费达1830元,而在另一家医院第二次缝合,费用只要800多元,医药费问题在网上也引起热议。
  武汉市第三医院副院长陈禹潭解释说,小曾两根手指的肌腱断裂,按国家标准,一根手指肌腱的缝合就需要600元左右,该院所有收费均有项目清单,愿意配合相关部门调查。
  小曾拆线时未使用麻药,陈禹潭也进行了解释,他说,小曾缝针前使用的麻药,预计能持续2—3个小时,因此拆线时麻药还未失效,但拆线本身会带来一定疼痛,所以小曾的疼痛并不是未打麻药所致。
  武汉第三医院回应拆线事件:停止贺医生执业资格
  2011年08月09日 092013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
  湖北武汉一打工仔就医时带的钱不够,医患双方发生分歧。武汉市第三医院一医生为其缝合伤口后,随即将线拆除。事发后,武汉市第三医院已经停止当事的贺医生的执业资格,调离工作岗位,并给予行政记大过处分。
  8月5日晚,在武汉市一家餐馆内打工的小曾,右手不慎被破碎的盘子割伤,无名指及大拇指鲜血直流。工友吴师傅把他送到附近的武汉市第三医院。小曾被诊断为两根手指的肌腱断裂,接受缝合手术。小曾和吴师傅以为,缝合这样的伤口最多需要100多元,没想到要1830元,感觉太多了。他们和医生交涉时语言不合,言辞逐渐激烈。当时伤口已经缝合,打上石膏。双方意见不合,于是发生拆线事件。
  “即使有千条万条理由,拆线的行为肯定也是不对的。”8日下午,武汉市第三医院医务处副主任张祥明说,今年42岁的贺医生有10多年从业经验,这种做法是“极不冷静的”,与医生救死扶伤的职责相违背。
  张祥明说,武汉市第三医院有着较为完善的医疗救助体系,急诊患者可以通过该院的就诊“绿色通道”,先进行疾病救治,再办理缴费等。遇到医疗费方面确有困难的患者,按照医院规定,接诊医生应当立即向行政总值班汇报,再通过相应程序,酌情减免患者的医疗费用。
  据了解,那天小曾去了另一家规模相对较小的医院,医药费只用了800余元,同样伤情,为何医药费如此悬殊?张祥明说,医院正在着手对此事件进行全面调查,但可以确定,医院每一项收费,都是绝对符合湖北省物价局的现行标准要求的。武汉市第三医院宣传科一位工作人员分析:按照相应标准,缝合一根手指的肌腱就需要600元左右,尽管与患者产生冲突,贺医生可能只拆除了为小曾缝合外层皮肤的线,并没有完全拆除缝合肌腱的线。另外一家医院可能只需要缝合外层皮肤就行,所以费用少一些。
  8月7日,武汉市第三医院一位副院长等负责人去看望了小曾,并提出免费为其进行后续治疗,被小曾拒绝。
    正在获取中...

鄂公网安备 42030202000451号